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似梦非梦

*瞎写


灰影是惊醒的,不过梦到了什么,他想不起来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对焦在了奥兰多的身上。指挥官似乎没有被他,惊扰到。

灰影缓缓将刚才那口气吐出,然而就又止不住地抽气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灰影皱紧了眉,摸上自己的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仅剩的那只眼睛在流泪,脸上还有已经干涸的泪痕,指甲蹭上去感觉很奇怪。

狙击手在黑夜中也能看清奥兰多的脸,他想了想,还是闭上了眼睛,手抓着身上的被子,试图将自己蜷缩起来。

失去视感之后,其他的感官更加敏感了起来。他感觉到奥兰多的手搭在了他的被子上,像是一个试图将他揽入怀中的动作。灰影一下睁开了眼睛,明知对方这是已经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他想了想,抓着奥兰多的手塞进了他的被子里。奥兰多这才睁开眼睛看着他。

“外面冷。”

他的声音有些哑,听起来就像是撒娇一样。

奥兰多用手擦了擦他脸上残留的眼泪,对他说:“睡吧。”

他没有多问什么。灰影暗暗庆幸着。

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原以为自己在天亮之前都睡不着了,结果没想到,靠近了指挥官之后,他的身体就不自觉地放松下来,又一次进入了睡眠。

奥兰多身上很暖,这件事他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了。当时还是敌人的两人也是挨得很近,指挥官慌乱地给他止血的模样对于一个应该冷静克己的指挥官而言可笑极了,但灰影的确就是盯着指挥官那仿佛夫人难产的丈夫表情,被他捡回家的。

跟奥兰多来苹果联邦算不上什么好主意,可他确实无处可去了。


灰影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又做起之前的梦了,这次比刚才的更清晰一点。

站在他面前的是奥兰多。

准确来说是年轻时候的奥兰多,他身上还穿着军校的制服。

“弗里恩。”他轻声念着那个名字,语气缠绵又眷恋,让灰影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好像又和刚才的不太一样。

灰影很少做梦,自从来了奥兰多这儿以后,这个频率明显直线上升。不过他好像并不讨厌就是了。

“你应该在岩洞里。”灰影想了想,说出了他朦胧的记忆中奥兰多应该在做的事情。

奥兰多只是看着他,问他:“你希望我就在那里吗?”

灰影记得上一段梦里奥兰多的恸哭,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小指挥官笑了,对他说:“你也应该从那片雪原出来了吧,我一直在等你。”

灰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正站在冰雪与草原的边界,身后的风雪飘过来,就成了鸟语花香。

“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灰影皱了皱眉,后退了一步,又害怕看到指挥官脸上失望的表情。

一时间,他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了。

指挥官对他说:“你可以的……我等你愿意过来的那一天。”


灰影睁开眼,对上了奥兰多的视线。


Fin


评论
热度(11)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