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路霍/奥弗】此后(下)

那时候他们都还小,不懂得什么叫算计,也只有路易偷偷把他的牛奶往尼德霍格的空杯子里倒的时候,尼德会把靠近路易的那侧书页立起,让路易看不到书里的内容。

男孩子之间打架自然是常有的事,于是路易也会因此在训练的时候,下狠手,经常就是拽着尼德霍格往雪地上摔,然后灌他一衣服的雪。

看尼德一个激灵爬起来,把衣服里的雪抖出来,路易就坐着哈哈大笑。

“那页数你看完了吗?”

“你说呢?”气也出了,仇也报了,路易自然也不计较这么多了。

于是他总是忘了,一切的起因,都是他。正如最开始伸手的人,便是他自己。纠缠不清又放不下的,也始终只有他而已。


路易回过神来的时候,尼德霍格才开口回答他的问题。

“没有信没信错一说,我只是不想把灰影牵扯进来……他现在好像是叫弗里恩是吧,我想奥兰多也不会让他受什么委屈的。”

“你对他还挺好。”

“我不想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那绫罗呢。”

提起这个人,尼德霍格看着他的时候,眼神中似乎多了一些什么,路易没能及时捕捉到。

沉默了半刻,到底是路易先认输了,叹了口气,才说:“不说这个了。”

尼德轻哼一声,像是在嘲讽说“谁先提这个的”一样。

“除了你的判决都已经下来了,我想你应该都猜到了。”

“过了半年才跟我说这个?”尼德挑眉,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而路易也清楚这是必然的结果。


他对于这个人向来不能单用爱或恨一概而论的。

又爱又恨可能更恰当一些。他们都没这么纯粹地单为自己所想的东西行动的意图,他们的理想比其他的一切都重要,这样的认知,是他们多年前就相互确认过的。所以路易才会在那时加入了无名骑士团,与尼德霍格分道扬镳。

如今那个坚毅的少年已经是他的阶下囚,而路易没有要将他交出去的意思,只当是养不熟的猛虎。

“我会再来看你的。”他说完这一句之后,便离开了地下室。

似乎忘了,虎狼之争之外,还有一个词,叫惺惺相惜。

尼德霍格若有若无地一声叹息,在空无一人的密室中消散。


弗里恩知道自己这样漫无目的寻找,肯定是找不到任何信息的。

他惦记着上校,怕是不少人也盯着。

用地上的积雪堆起一个雪人来,折了树枝充当眼镜贴了上去,弗里恩摘下围巾给雪人围了上去。

他拍拍雪人的头,叫道:“指挥官。”

然后他又指了指自己,说:“弗里恩。”

这个称呼,对于他而言,还是太过陌生了。

于是他的视线不由地垂了下来。但想起之前,他否认自己是这个人的时候,奥兰多的那个神情。

现在想来,似乎有些眼熟。


“灰影?”

奥兰多拍掉衣服上的落雪,叫了一声弗里恩的名字的时候,弗里恩正抱着水平,暖着被冻红的双手。

此时,弗里恩才想起,那是和尼德霍格看着与他分道扬镳的路易时,相似的神情。

“嗯。”他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反正,他也没办法去改变什么。


评论(2)
热度(18)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