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此后(上)

*瞎写

*有路霍情节注重


在那件事结束之后,弗里恩进入了漫长的调养期。他的记忆乱七八糟,他的身体情况也并不理想。

奥兰多从联邦那申请到了弗里恩的护照,准备带他去北地,那个虽然奥兰多很不想承认,但确实弗里恩现在对那更熟悉些,熟悉的环境能够帮助他记起些什么,按照时间顺序的那一种。而奥兰多必须无时无刻陪着他,他知道弗里恩会记起的记忆,是他自己恐怕很难一个人接受的内容。

弗里恩还很抗拒奥兰多管他叫弗里恩这件事,奥兰多只能叫他灰影。就像是在提醒奥兰多,他的弗里恩因为他,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一般。

奥兰多垂下眼握紧手,叹了一口气才轻轻松开了手,看向弗里恩。

弗里恩正看着窗外出神,白色的雪花贴到窗上,弗里恩呼出的白气打在窗上,雾气一下模糊了视线,而他好像并没有想要阻止的意思。

可惜这只是细细的米雪,没有大片精致又好看的冰晶。但这也足够代表他们快要离开苹果联邦境内了。

“快到北地了。”奥兰多对他说。

弗里恩点了点头,苍白的头发跟着晃了晃,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他将它别到耳后的时候,露出了仅剩的玫红色眼睛,不过他的视线明显没有要在奥兰多身上停留的意思。

奥兰多翻出手册来的时候,才听到弗里恩应了一声:“雪。”

奥兰多看向窗外,其实没看出和刚才的有什么不同来。

“嗯,雪。”


战争结束之后,瑞德借着财团的力量,没有得到太大的惩罚。他也一直不是战斗的主要力量,即使谁都知道他走私军火起家,但谁都不能抓到切实的证据。哪怕是奥兰多,也觉得这个牵扯面太大,若是真的连根拔起,怕是“那个世界”的秩序,就乱套了。

他从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面的人也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云端自己的内战是怎么处理的,与奥兰多无关,他也不感兴趣。他们至今还热闹着,想来那几位家主,应该也都健在。

而那个医生,与他的第六医疗所一夜之间尽数消失,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

于是真正背上罪名的,其实只有这个狙击手,和他直属上司所在的提尔联军。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喝酒。”奥兰多拉住站定在酒铺前的弗里恩,提醒他医生的警告。

常年混乱的作息早就让他的身体超负荷了,让奥兰多养了半年才摆脱了流食和营养针,弗里恩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奥兰多可不能看着他乱来。

前狙击手看上去有些失望,奥兰多想了想,只能对他说:“北地的酒太烈了,但是就一点香槟的话,我就当没看到,怎么样?”

“成交。”灰影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爽快地应下。


想起来,第一个给他送酒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与无名骑士团交战的唯一一次落败,竟成了永别。

灰影的感情依旧淡漠,但他骨子里终究不是凉薄之人。

他知道,指挥官一定清楚尼德霍格在哪。


评论
热度(13)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