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一个关于涂唇膏的故事

*乱写

*cp奥弗


一到冬天,弗里恩的嘴唇就开始干裂。喝水都没用。

弗里恩感到头疼极了,只能不停地舔它,这样就更是恶性循环了。

奥兰多强制叫他涂上唇膏,好像也没什么用。

指腹摸上去,还是干干的死皮,裂得厉害的部分隐隐有出血的预兆。弗里恩忍着没舔,上下嘴唇轻轻蹭碰,这种感觉并不舒服。他拿出奥兰多给的那支唇膏,香橙味的,闻上去挺甜,涂起来就没什么感觉了。

还没有真的橙子好吃。弗里恩又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满嘴的油脂味,实在不好吃。他也是实践派,转身留给自己倒了一杯糖水。


粘满糖的棉签放进了水杯里,等葡萄糖溶在水里。

他抿了一口糖水,抱着杯子往沙发上坐。

冬天到底还是太干燥了。

弗里恩打了个抖,把毯子往身上盖了盖,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我说,你要是再舔,可就真的好不了了。”奥兰多放下咖啡杯,看向弗里恩。

弗里恩红色的小舌还露在外头,他想狡辩也狡辩不了。讪讪地抿了抿嘴,小声地说了一句:“控制不住。”

……呵,直接撒娇上了。

奥兰多哭笑不得,拍拍他的肩膀,说:“那你只能是控制不住,就舔我的。”


这句话就有很多歧义了。

弗里恩茫然地看着奥兰多,直到奥兰多捧起他的脸,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弗里恩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奥兰多的想法。下意识地想舔嘴唇,但他想了想,又在奥兰多的脸上嘴了一下,说:“好,我记住了。如果我忘了,你就提醒我一下,成不?”

于是奥兰多经常觉得,弗里恩这个家伙就是只小狐狸。

“行。”奥兰多揉了揉他的头发,对他说:“记着,涂了药之后,可千万别舔了。”

弗里恩从善如流在他嘴唇上又亲一下,应道:“行了,我记住了。”


灰影摸摸自己的嘴唇,上了药的感觉很奇怪,他总想要舔。

之前在北地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没有人管他,于是他在冬天的时候,就更不常说话了。

奥兰多可不喜欢他这样自生自灭的做法。

“今天情况好点了吗?”奥兰多的拇指碾了一下他的下嘴唇,算是一次检查。

灰影微微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奥兰多就趁机压住了他的舌头,指尖在他口腔里搅动起来。

“唔……”灰影皱了皱眉后退了一步,但是没有反抗。

“没背着我舔嘴唇吧?”

“没有。”

奥兰多抽出了手,盯着他的嘴唇,说着:“我检查检查。”然后亲了上去。


他不是没有亲吻过狙击手,只是这么乖的狙击手,让他有点不太习惯。

“还没好?”奥兰多摸摸他的脸,有些心疼地问道。

“嗯……”灰影抿抿嘴,让嘴上的药更均匀些。

“多喝点水。”奥兰多对他说。

“嗯。”

“行了,去休息吧,晚上想吃什么?”

狙击手揉揉自己的手背,对奥兰多说:“就不给我一点奖励吗?”

“……什么?”

灰影拽着奥兰多的领子就亲了上去。

“奖励我自己拿了。”


Fin


评论(4)
热度(11)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