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高塔[末]

【对话】
“是的,我可以。”奥兰多对他说。
得到回应的弗里恩开心地挥了挥手,说:“我叫弗里恩,你叫什么?”
“奥兰多。我可以叫你弗里恩吗?”
“当然!”他笑着说,随后又想起来一点,冲他喊道:“你说的那个巫师,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想我可以想办法带你走!”

眼前的高塔可真是太高了。弗里恩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徒手爬上去。
或许他身上的匕首可以派上用场,只是如果要多带一个人的话,弗里恩就不确定这样还可不可行了。

奥兰多告诉他,那个巫师恐怕过几天就会回来了,希望他能帮忙把窗上的栅栏打开,带他下去。

【光】
奥兰多是一个巫师,从小就是。
他每过一段时间就需要斩杀一个人来充当他的魔法源泉。
这些人的鲜血总让奥兰多欲罢不能。
摧毁这些心怀光明的人,也能让他萌生畸形的快感。

他的生活环境告诉他,这是正确的。

所以他才会制造出这一片幻想乡,种下自己欲望的果实,埋下万人之骨,沉醉于此。
直到弗里恩的到来。
奥兰多想,他不希望伤害这个人。

他的理智告诉他,那之前的概念是错误的。

为了安慰被拘禁多年的奥兰多,弗里恩坐在塔下轻哼着一首无名的歌谣。
温柔的声调让奥兰多的目光舍不得从窗边移开。

他不是第一个说要带他离开这里的。
但他的确是唯一一个,真的让奥兰多想要离开这里的。

【不安】
妮娜按照奥兰多的安排,意思意思往外飞飞,查看那个“巫师”的行踪。
她想这或许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童话故事,而是一个改邪归正的故事也不一定呢?
看样子应该是个完美的结局吧?
妮娜这么猜想着,不小心飞到了城镇中,看到人们围聚着,说要应国王的号召,讨伐巫师,为死去的王子报仇。

【刀】
弗里恩决定在小鸟回来之前提前行动,他还要带走迷宫中的那只猫,他们不可能等巫师回来了才行动。
此时没有消息可能才是好消息。
他顺着奥兰多放下的绳索往上攀爬,手中攒着嵌着宝石的匕首。
奥兰多说,那是送给他的宝石。
第一份礼物,弗里恩可不想弄丢了,小心地放进他身上最昂贵的武器上,有些累赘,但他很喜欢。

【高塔】
弗里恩的速度不快,他一直注意着周围的情况,时刻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巫师。
到达高塔至上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用刀撬开奥兰多通向外界的通道,笑着对他说:“我来接你了。”

奥兰多的眼睛,是和宝石一样的翠绿。
带着晨露的冷,可弗里恩愿意多看几眼。
他想他应该会喜欢眼前的这个人吧。

【箭】
奥兰多看着他朝自己伸来的手。
身体中对鲜血的渴望使他十分想要在这里虐杀眼前的人。
可他眼中的星辰,使奥兰多犹豫了。
他冲着弗里恩笑了起来,然而下一秒,熟悉的血腥味四散开来,如同盛开的玫瑰,在奥兰多眼前绽放。
而远方硝烟四起。

【终末】
妮娜被关在鸟笼中,看着他们放火烧了这里的一切。
箭矢如同雨一般地落下,她看着弗里恩松开了手中的绳索,而奥兰多踩上那迎着光的窗台,一跃而下。

【晴】
妮娜从梦中惊醒,回过神来已然不记得梦到的内容。
只觉得是个糟糕极了的梦。
爬起来就寻找两个哥哥的身影,扑进他们怀里就哇哇大哭,把弗里恩吓得不轻。
“妮娜、怎么了?做噩梦了?”
“……嗯。”妮娜呜咽着点头,奥兰多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此时的天空,晴空万里。
少年们正在做毕业前的准备。

Fin

评论
热度(12)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