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祸福相依

在某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十分相近的时候,有些人会把它们联系起来。
正所谓祸福相依。

弗里恩看着自己被划伤的掌心,抽着气莫名想起这个名词来,咧开嘴角笑了笑,无奈得很。
祸来了,福在哪?
弗里恩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星鉴仪,原本想检查检查有没有损坏的,但接下来被人叫到了名字,他就没再注意这个,匆匆应了声,把东西收进包里便走了过去。
开学第一天要做的事情可不少。

手上的伤也不是很影响。
他在将仪器装到奥兰多正在使用的望远镜上的时候都没想起来这件事。
不过在第一次见面就出了糗还是让弗里恩有些挫败,将星鉴仪从望远镜上拆下来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
在更优秀的人面前丢人了。
他看了那位特招生一眼,其实心里并不服气这个说法。
不然他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撂下话来让奥兰多别小瞧他。

“好啊,我很期待。”
特招生依旧温柔的笑着,而弗里恩忍着没哼哼。
究竟有什么好笑的。
让负面情绪影响心情并不是弗里恩的作风。
他将坏掉的仪器抱在怀里,冲着那未来会与他伴生更多羁绊的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那时的“福”在哪,弗里恩是不知道。
但是眼下的这个倒是清楚得很。

他的唇压在奥兰多的唇上,距离近的能够嗅到他身上樟木的味道。
亲完他就后悔了。
他做完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尴尬地推开那个人,打扫教学楼的工具掉了一地也不管。
他想:闹成这样都怪那个老古董。
食拇二指揉捻着衣角,一时间竟然想不出怎么将刚才突兀的行为掩饰过去才好。

阴沉的天空带得周围的光都暗了几分。
弗里恩叹了口气说:“就当刚才是个意外……”话音尚未落下,奥兰多的亲吻就迎了上来。
优等生勾了勾嘴角,觉得打扫教学楼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然后呢?
弗里恩的指腹抚摸过纤细的伞架。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吗?
他从不畏惧生活中的惊喜,不过对于未来的顾忌还是会让他心生不安。
他竟然也开始忐忑了吗?
弗里恩笑了笑,想起了除了“祸福相依”之外的一句话。

荣耀背后总伴随着无法言说的伤痛。

那么伤痛带来的会是什么,这样的荣耀是否还值得守护?
弗里恩撇了撇嘴不想深思。

空白的记忆不知是对过去的践踏还是对现在的保护。
狙击手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一片苍茫。
掌心不存在的伤痕隐隐作痛,似乎在提醒着什么,他想不起来。
他好像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是吗?

他能记住的东西本就不多。

灰影抿紧了嘴,不在乎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接过新任务的文件袋。
他清楚,自己追寻的问题,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回答得了的吧。

在灰影所抱有的最后一丝熟悉感消逝的时候,他看到了他的任务内容。
夺取白樱恋歌。
苹果联邦吗。
想起那个对他锲而不舍的指挥官,狙击手眼中的光暗了暗。

他能得到怎样的回答,恐怕星辰也无法告知。

评论
热度(14)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