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被遗弃者(下)

梦境中奥兰多也会遇到其他的人,他们是来自这个游戏之中的人物。
奥兰多始终觉得他们和弗里恩不一样。
很难说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就是觉得,弗里恩是个十分特别的存在。
他不会特别去记住他的存在,但弗里恩总有他的办法让奥兰多忘不掉他。
也可能是奥兰多自己本身就不想忘记他。

或许有一天,奥兰多再也梦不到他的时候,他就会把他忘了吧。
奥兰多坐在沙发上,回忆着刚才打盹时梦到的内容。

这样的情况断断续续持续了大半年。
奥兰多梦境中游戏的进度始终缓慢。
他就像一个活独木桥的人,不敢急躁,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坠入万丈深渊。
他的弗里恩就在另一头看着他,不给予任何的意见和建议,看着他的眼睛,奥兰多知道,他在等自己过去。

他想他自己应该是疯了。
握着手电筒走进废旧的校园,弗里恩跟在他的身后,长衣摆的风衣衬得他越发瘦削。
灯光略过那雪白墙壁上狰狞的涂鸦时,地上的残骸都无法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越过封锁线的时候,他听到弗里恩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的时候,他发现那个人在封锁线外看着自己。

“奥兰多,”他叫道,“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他看着自己身后的建筑,灯光好像都暗了几分。
弗里恩也是有无法到达的地方的。他知道这一点。
“只要把花带回来,就算是通关了对吧。”
奥兰多沉吟一声,提出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来。
弗里恩点了点头,说:“是。不过你自己小心点,带不回来就算了。”
他笑了笑,脸上的表情让奥兰多看得真切。
他下意识地想问,他带不回来,那弗里恩怎么办。
但仔细想想,弗里恩好像的确从来没有让他真正意义上的遇到危险。
虽然奥兰多并不觉得在梦中遇到这种事会怎么样。
这里是他的梦,不是吗。

当然,这个理由奥兰多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如果他能控制自己的梦的话,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循回这么久。
奥兰多深吸了一口气,探过身去在弗里恩脸上亲了一下。
他说:“等我回来。”
弗里恩愣了一下,奥兰多没有等到他的回应,就转身离开。
自然错过了他那一声,微不可闻的“好的呀”。

奥兰多拿到花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为了保险,他将花房中的一整盆花抱在怀里,此时出现了倒计时。
他碎了一句该死,推开门就往外跑。
他知道他应该去哪。
去第一次见到弗里恩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减少,他想,当他把花交到弗里恩的手上的时候,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虽然他并不明白,弗里恩在那之后会去哪,他只知道,弗里恩想到的,他都想给。

广场近在眼前,奥兰多爬着楼梯网上跑,他看到弗里恩在楼梯的尽头等他。
“弗里恩……”他轻念着那个人的名字,但花却在倒计时结束前落到了地上。

奥兰多醒来的时候,思绪一片混沌。
他身上全是汗,一时间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他好像……失败了是吗?
奥兰多用力闭了闭眼。
他救不了弗里恩。
挫败感犹如潮水般涌来,奥兰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时间过了很久,奥兰多都没再梦到过弗里恩。
他坐在咖啡厅里,试图花更长的时间忘掉那个梦,但他发现自己好像做不到。
揉了揉鼻梁,奥兰多发现他面前放了一杯黑咖啡。
“你好,这个不是我点的。” 他说。
“这是那位先生给你点的。”
奥兰多顺着服务员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个正看着他微笑的少年。

“好久不见,奥兰多。”他说。
一双明亮的瞳眸犹如星辰般璀璨。

Fin

评论
热度(9)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