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
*双性转
*军校女性特殊时期的一个抱抱
*误删重发

奥兰多发誓,如果下次弗里恩这个傻逼再背着她出去跟人打架,她一定先把对方打到不敢再在她们面前出现,再把弗里恩手脚打断给绑回去。
妈的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
又气又恼又担心的奥兰多根本顾不及什么淑女形象,拿着电话,笼一下校服就往校外跑。
门卫看了都有些傻眼,心想着这小姑娘是快递到了还是男友出轨了,这么急。

“弗里恩!”根据弗里恩电话里提供的地址,奥兰多没找几下就看到了她。
她的好室友按着腹部靠着墙坐在角落里,地上还有点血迹,看着胆战心惊的。
现场倒不是很惨烈,也就是看起来而已。
奥兰多了解弗里恩,这家伙下手有多狠她可是亲眼目睹过的。
那几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被弗里恩这个169的小姑娘打得嗷嗷叫的时候,奥兰多的关系还和她没铁到现在这种地步。
不过那件事给奥兰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弗里恩这个家伙也是会找地方,四下几乎没什么人。打死人估计也没人能发现。
想到这个奥兰多就气不打一出来,气冲冲就走过去问她:“你是……怎么回事?”
原本是想质问这个家伙,奥兰多都准备好上去就先扇她一巴掌让她张长记性了,结果和弗里恩对上视线的瞬间,奥兰多被弗里恩一个电话吓出来的愤怒一下就烟消云散了,态度都软和下来了。
“嘿嘿,奥兰多。”弗里恩微笑着看她,亚麻金发有些凌乱,不知道是不是被拉扯过了。
女生打架的时候,头发是最大的软肋,所以弗里恩并不喜欢近身攻击。
她没有奥兰多的爆发力,她打架仅靠一股子狠劲。
不要命的狠。
所以奥兰多总会对她多一份心疼。

奥兰多正想开口的时候,弗里恩就来了一句:“你怎么穿着拖鞋就出来了啊,奥兰多?”气得奥兰多差点当着她的面摔倒。
但是身为有多年良好家教的小姐,奥兰多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在她面前蹲下,帮她撩开挡住视线的头发,无奈地对她说:“谁害的啊。”
弗里恩用脸蹭了蹭奥兰多的掌心,像奶猫撒娇一样。
她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在看到奥兰多的那一瞬间,弗里恩便放松了下来。像一个受伤的小兽回到了它的巢穴。
“来的真快啊,奥兰多。”
“嗯,我说过的,只要你要,我随叫随到。”

弗里恩的情况好像还不错,也就只是看上去而已。弗里恩这种什么事都自己藏着掖着的性格,和她看上去的开朗外向完全不一样,奥兰多偶尔都会怀疑弗里恩这家伙是不是精神分裂。
她不说,不代表真的没有事。
奥兰多上下打量着弗里恩,她的衣服上没有破损,但是她的手肘和膝盖都有擦伤,手指关节上还带着点血。
察觉到奥兰多的视线,弗里恩耸了耸肩,对她说:“那不是我的血,是尊敬的‘学长’们的。”弗里恩还是笑着,用的尊称却没什么敬意。

此时的时间十分微妙,应当是中午好好休息的时间。炎热自然是不必说的,奥兰多穿着方便行动的衣服都还感觉热。
没有风的空间流动的空气都像是炎热的,反倒是打过一架的弗里恩看起来比她凉爽得多。可能是因为她跑得太急了,奥兰多还能感觉到有汗水顺着皮肤流进衣服里。
恐怕是弗里恩露出修长的双腿太过漂亮,奥兰多咽了咽口水,问她:“说吧,你怎么回事?”
弗里恩的手还是搭在她的小腹上,奥兰多担心她可能受伤了。
她自己倒是挺无所谓的,笑着对奥兰多说:“他们说的话让我有点不爽,就扇了那家伙一巴掌,然后就打起来了呗。”

简短的描述听得奥兰多抿紧了嘴。
天知道弗里恩省略了多少细节。
奥兰多的目光平时温柔似水的好像没什么攻击性,但她一旦暴露她的真实想法,那份隐藏得很好的侵略性就会展现出来。
弗里恩被她看得有点心虚,砸了咂嘴移开了视线,一手撑在地上,往边上挪了挪,小声地说:“……他们说你性向不正常……”

弗里恩的声音很好听,压低的时候会带点鼻音,像是撒娇一样。她的眼型很有特点,看谁都觉得含情脉脉的,当然至今除了奥兰多好像也没人有这种感觉。
这样也好。奥兰多心想。这样弗里恩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他们不应该那样说你……”弗里恩还在小声地解释着什么,怕奥兰多生气,还小心地注意着她的情况。
奥兰多则是有些无奈。
他们其实说的没错,奥兰多的性取向的确有问题。
她从来不交男朋友,也没有什么关系很好的异性。她的交往圈里只要有一个弗里恩,她就心满意足了。
对于她的性取向,她自己心知肚明。她喜欢弗里恩。她对这个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少女一见钟情。

当然这件事弗里恩还是不知道的好。
她揉了揉弗里恩的头发,动作非常的温柔。
“你其实不用管他们的,我不在乎他们。”
我只在乎你。
弗里恩看着奥兰多,露出了她所熟悉的微笑来。
只是奥兰多话里的意思,她自己清楚,弗里恩不会理解的。

她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说:“给我看看,伤哪了?”
现在在这里干坐着可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弗里恩把她叫来肯定不是让她来瞅弗里恩这一身坐在这里是多能勾起她的同情心,甚至是一些别的欲望的。
弗里恩这么骄傲的人,还轮不到她来搭救。
说起来奥兰多为她打的架也不在少数,只是她没让弗里恩知道而已。这次不确定是弗里恩第几次这样做了,但叫她来,还是第一次。
所以奥兰多才会真的慌张。

“没受伤。”弗里恩十分干脆地说。
干脆到奥兰多都怀疑她在撒谎。
“那你……”
“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弗里恩犹豫了一下,闭了闭眼,微笑着对她说。

弗里恩并不是不擅长对奥兰多撒娇,她此时只是有那么些许的害羞。
像是想为男朋友准备美餐却弄伤了手的小女友。

她看起来并不想细谈,可能是觉得难以启齿,也可能是觉得丢脸。
哦,现在知道丢人了?
奥兰多挑眉,看着弗里恩抿着嘴低着头,本就低领的衣服在奥兰多站着的情况下,更是把她的锁骨看了个一览无余。

沉默不过一分钟,弗里恩就抬起头来看着奥兰多,眼睛氤氲。
这是怕她生气使出杀手锏了。
奥兰多心知肚明,却还是跟着揪心起来,连忙又蹲下来扶着她的肩膀对她说:“好了好了,别这样告诉我……停停停,我没有带纸巾……”
怎么还说不听了呢。奥兰多小心地用指腹擦去弗里恩的眼泪,没有错过她低头瞬间狡黠的笑。
“行吧,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别说你就是大老远把我叫来玩的。”

话说到这份上,弗里恩也不再绕弯子了。
她张开了双手,对奥兰多说:“拉我一把,我站不起来。”
奥兰多微微眯眼,戾气立现,却不是冲着弗里恩的。
弗里恩眨了眨眼,对她说:“真没事,腿上的是刚才腿软没站稳跪地上擦的。”
“嗯。”奥兰多低低应了一声,施力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在弗里恩站起来的时候,奥兰多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她来了。
她刚才坐着的地方能看到些许的血迹,弗里恩没有受伤,那明显是蹭上去的。
而此时,也有血液顺着她的腿流下。
估计这家伙完全不记得这档子事了。
每次也都是痛得不行了,她才想起来这回事。
弗里恩从来不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奥兰多说不出自己是在生气还是在心疼。

第一天就剧烈运动,弗里恩肯定痛得动不了了吧。
所以才会在撑到那些家伙离开之后这么狼狈地摔倒。
“还走得了吗?”奥兰多手上用了点力,不过弗里恩没有感觉很疼。
她摇了摇头。
奥兰多想了想,脱下自己的外套让弗里恩拿着,在弗里恩反应过来之前把她抱了起来。

“嗯!?”弗里恩条件反射抱紧了奥兰多。
如果不是抱着她,奥兰多可能会摸一摸鼻子,心想:好像吓到她了。
还真是,弗里恩紧紧抱着奥兰多,整个人都往她怀里缩,呼吸有些急促。
“弗里恩,我就这样带你回去,怎么样?”说是这么说,奥兰多可没有给弗里恩留拒绝的余地。

她的外套盖在弗里恩的小腹上,这样或许能让她好受一些。
奥兰多看了一眼弗里恩的反应。
她还环着奥兰多,但是已经放松下来了。
“你可别把我摔下去了,我可能没有把你打一顿的力气。”
弗里恩微笑着对她说。
“放心吧。”奥兰多说。

弗里恩对她而言不算很重,她也不是没抱过弗里恩,以她的力气抱弗里恩走完这段路还是绰绰有余的。
此时的阳光有些大,弗里恩不得不靠在奥兰多的肩头来躲避闭眼的阳光。
她的手还是按着自己的腹部,恐怕是真的不舒服。
平时这个时候她也这么难受,何况今天还剧烈运动了,怕是痛得厉害。
奥兰多贴着她的耳朵,说:“忍一下,回去给你煮糖水。”

奥兰多的怀抱还是这么温暖。
弗里恩在奥兰多怀里闭了闭眼。
她身上还能问到点香槟的味道。
“你喝酒了?”弗里恩抬头就看到了奥兰多的侧脸,莫名地有些悸动。
“没喝,出来的时候洒了点在领口……怎么了,心跳这么快?别怕,我抱着你呢。”
奥兰多走的不是很快,但是很稳。
弗里恩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想起了上一次的情况。

之前一次弗里恩也被奥兰多抱着回宿舍过。不过那次她没有打架,单纯的因为妈妈的事情哭了一场,结果被奥兰多这个家伙给找到了。
当时弗里恩哭红的眼睛看着奥兰多的时候,把这个一向稳重的大小姐吓得不轻。
她没多问什么,只是陪着弗里恩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就准备带她回去。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告诉奥兰多自己腿麻了站不起来的,反正奥兰多一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情绪有着麻木的弗里恩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倒是记住了当时奥兰多那个温柔的目光。
“走了,回去了。你要是还想哭能再哭会,我就当听不见,好吗?”

奥兰多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弗里恩心想。
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大小姐不和任何人交往。她说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弗里恩却是笑她目光太高。
当时的奥兰多没说什么,弗里恩还是觉得那个目光莫名其妙的。

察觉到弗里恩走神的奥兰多,轻声问她:“困了吗?没关系睡吧,一切有我。”
弗里恩在这种特殊时候,总会特别嗜睡。
奥兰多有办法自己开门,但委屈了弗里恩的话她可过意不去。
她摇了摇头。头发蹭着奥兰多的脖颈,有些痒。
“没事……只是有点痛。”
这句话像针一样扎在奥兰多的心上,让她想要亲吻弗里恩,即使这样可能并没有任何的止疼效果。
“没关系,还好,别担心……你的手别抖,我害怕。”
弗里恩现在没什么力气,不过她根本不担心奥兰多会把她扔下去。
奥兰多不会这么做的。
“嗯。”奥兰多应了一声,还伴随着轻轻的叹息,弗里恩茫然地看了她一眼,没看出什么来。

奥兰多刻意往树荫下走,偶尔有那么一阵风,吹得人心猿意马的。
弗里恩的几个深呼吸下来,真的有点困了。
“到门口了。”奥兰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弗里恩不确定她的嘴唇是不是擦过自己的耳廓了。
她喜欢的口红今天好像没有擦,应该是出门太急了。
弗里恩睁开眼睛,抬眼看到了她们学校的大门。

门卫认出了奥兰多来,看到她怀里的弗里恩,关切地问道:“小姑娘失恋了啊?”
奥兰多礼貌地笑着说:“嗯……希望她以后长点记性。”
“是啊,别个学校的小伙子哪里比得上我们学校的帅哥啊!”
“对,明明自己身边也有很优秀的人。”
“诶——”
他们简短地聊了几句,奥兰多就带着弗里恩往里走。
弗里恩这才松了悄悄掐着奥兰多的手,还给她揉了揉根本没被弄痛的地方。
奥兰多算是确定了,弗里恩真的痛得没力气了。

“瞎说什么呢?”这么烂的借口,和上次一样。弗里恩心想。
奥兰多笑了笑,说:“是实话,你身边的人真的很优秀。”
弗里恩白了她一眼,说:“你在夸你自己吗?”
“你想夸也可以。”
“行吧……快点走,我困了。”
“好。”奥兰多应了声,抱着她的室友往宿舍走。

早晚让她亲自夸出口。奥兰多心想。

Fin

评论
热度(6)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