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红色的花盛开在他眼中[62]

尤妮金娜一直知道叶格尔偶尔会下意识地顾忌他所在意的人的感受,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唯独对自己人心软。
女军轻轻玩弄自己的发梢,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也怪不了叶格尔,但她再三考虑,还是说:“你可以不用管那个狙击手的想法,参与的人越是优秀,成功率越高,不是吗?这是为了联邦。如果你下不了手,那这个刽子手,就我来当。反正我杀的人,也不介意再多几个。”
既然需要有人做这个无情之人,叶格尔下不了手,也就让她来吧。
尤妮金娜这么想,却不知道自己的语气在不知不觉中放轻了不少。

多余的怜悯心会是战争中军人的阻碍,却也是让军人不沦为战争兵器的保障。
如此矛盾的存在,着实让尤妮金娜无从下手。
她对这种东西无可奈何。她的交际圈本就不大,在叶格尔和近卫队之外,她所亲近的就只有手上的武器。

“话也不是这么说。”叶格尔轻声反驳她,说:“参加那个计划的狙击手,剩下的就只有他了。近卫队已经重新编组过了,但112团已经被拆得差不多了。我既然不能保下他们最后的狙击手,那至少应该完成他的心愿吧。他希望那个士兵活着。”
这或许是一种惺惺相惜的奇妙情感吧,叶格尔和尤妮金娜都看得出奥兰多和弗里恩对彼此的重要性。
尤妮金娜沉默了一会儿,叶格尔擦枪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最后,还是女军妥协了,她说:“那你……自己也小心点。”
被点到的人站了起来,将手中如同崭新的步枪交给尤妮金娜,说:“我会的。”
“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开始布局了吧。再不招呼点真本事,他们恐怕要不满意了吧?”叶格尔抚了抚尤妮金娜与她性格所不同的柔软长发,眼中是与她相同的、跃跃欲试。

叶格尔与尤妮金娜的谈话才正要开始,而奥兰多和弗里恩已经快没有什么时间了。
弗里恩的狙击枪瞄准着窗外。他知道长时间的狙击容易让瞄准镜暴露自己,但是他的目标迟迟没有出现,也是让他很是难堪。
狙击手咬紧了牙,观察着窗外的风吹草动,不知道会不会是他们的行动暴露了,可现在还没到约定的时间。他握紧了枪。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让着焦躁的心情影响他的判断。

现在距离任务结束的时间还有三分钟,舞会也已经开始两分钟了。
奥兰多暗暗掐着表,脸上的微笑依旧温暖,心里却担心着弗里恩的情况。
宾客络绎不绝地从门口依次走入,但始终没有他们要寻找的那个人。
奥兰多随手拿起一杯香槟,走入舞池,没有邀请任何人,只是在最边缘看着。
他还有一分半种。
当公爵小姐感到有些眩晕,手中的酒洒了一半的时候,奥兰多正借着从另一位绅士身上顺到的通行证朝楼上走去。

终于当楼下传来骚动的时候,外面的枪声也响了起来。
已经跳到巷子之中的奥兰多,朝弗里恩所在的地方望了一眼,他已经不在那儿了。
奥兰多笑了笑,大街上只留下一具冰冷的尸体,和他身边的司机。

评论
热度(4)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