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暖暖奥兰多x弗里恩死忠
ky直接打死谢谢
经常性刷屏注意
产的东西垃圾爱看不看就是这么暴躁
偶尔写文/画画/剪辑,间歇性剧情整理/设定整理/目录整理
懒癌晚期
大概很好说话
支持投梗
勾搭qq→1107436135
wb→犬洛
b站→犬洛
投喂我奥弗我一辈子当你的狗子

  犬洛  

【奥弗】审讯[2][R18]

或许因为对方是奥兰多,所以弗里恩虽然没有松懈,却也不太紧张。
他们比了解自己还要了解对方。
弗里恩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奥兰多会说些什么。

当他坐在休息室,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谁来了。
“吃了没?”
奥兰多拿着一杯水,随手关上了门。
“吃了。”
弗里恩合上手中的杂志。

休息室开着灯,弗里恩和奥兰多对上了视线,后者自然地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个沙发上。
“怎么样,你觉得凶手是谁?”
弗里恩瞥一眼门的位置,准备先探探奥兰多究竟知道了多少。
奥兰多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依旧笑着,像是知道他会这么问一样,把杯子放到了桌上,对他说:“很难说,但可以知道的是,一定是个很聪明的人对吧。”
“当然,能用这种手法杀人的人,肯定不简单。”弗里恩活动着自己的指节,继续说道:“看手法是非常有经验的人呢,绅士先生平时要多加小心才行呢。”
他带入了奥兰多的角色,善意地提醒了一句。

穿着西装的先生拿出衣袋里的手帕擦着手上不知道是脏了哪的位置,回应弗里恩的话,说:“不一定,也有可能是两个人做的案。”
他抬眼的时候让弗里恩一瞬间入戏。
这是属于文本中那个谦谦绅士应该有的眼神,带着若有若无的暗示,平静如水却又暗藏波涛。
弗里恩一时间没注意道他话语背后真正的内容,而是针对那此时应该还没人注意到的东西进行询问:“你怎么知道的两个人作案?”
目前还没找到这方面的暗示内容,即使被戳穿应该也只有弗里恩一个人落网才对。
奥兰多笑了:“因为在场所有人都不够作案时间,若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么是有人说谎了,要么就是有两个人将自己的时间拼凑起来杀了被害者。你觉得呢,弗里恩?”

“你找到了什么证据吗?”弗里恩用指腹蹭过自己的嘴角,对于奥兰多的身份,他还有太多不好确定的地方。
这种时候冒险并不明智。
当然,此时已经在水中的自己好像本来就不怎么明智。
贸然试探不好,可真么都不做更不行。
“你说呢?”对于弗里恩的话,奥兰多选择把问题抛了回来,换得弗里恩一声冷笑。
还真是奥兰多的作风。

空调好像有些低了,他身上袖子挽到手肘的风衣挡不住风的寒气,往下拉了拉还是觉得冷。
“不说什么。”他咧开嘴笑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腿,朝奥兰多走过去,扶着沙发的扶手,一腿挤进奥兰多两腿中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好像连他的睫毛都能数得清。
“我更想听听,你要说什么。”
他挑起奥兰多的下巴,贴近他的耳朵,轻声问了一句:“你觉得,我是狼吗?”
语气暧昧又好像带着一丝别的情绪。
奥兰多笑了一声,没有所答,只是扣着弗里恩的后脑,交换了一个简单的亲吻。

评论
热度(5)
© 犬洛 | Powered by LOFTER